屌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一二五章 暗之蚀(2)
    2018年12月31日。

    时间像海潮一般从国际日期变更线出发,慢慢逼近蓬莱岛,就在此刻,遥远的惠灵顿已经跨入了2019年,堪培拉的跨年钟声已经敲响,而身处东八区的蓬莱岛还在10点03分。

    虽然气氛并没有达到最gāocháo,但温暖的蓬莱岛却火热的如同夏季,这是蓬莱岛最喧闹的一个夜晚,整个岛屿被接连不断的焰火照亮,持续六个小时不间断的盛大焰火晚会,全世界只有蓬莱岛有,欢歌笑语在焰火之下弥漫,随着焰火而升腾,歌声在飘,烈酒在烧。

    全世界大半富豪都在蓬莱岛跨年,这里的欢愉不是其他地方能够提供的,除了最美的女人,最好玩的游戏,这里还是能够放纵yùwàng的隐秘之地,不管是xiéè的,还是biàntài的,只要来到蓬莱岛,就能够得到释放。

    比如此刻的吸血鬼城堡。

    浮夸的中世纪装饰城堡里响着时下最潮的电音,澎湃的节奏一波又一波的在炸响,巨大格栅玻璃幕墙外有明亮的月光,猩红的天鹅绒窗帘挂在两侧,绕着一圈圈烛火的金色吊灯在大厅的上方微微摇晃,dJ台的背后是整个一墙管风琴的金色管道,Led灯环沿着这些金色的管道在流淌。

    人热血沸腾的音符从音响里喷薄而出,敲击在人们的心脏上。站在dJ台前打牒的是一名美艳的金发女子,和一般女dJ穿着xìnggǎn轻薄的衣服完全不一样,她打扮的就像是吸血鬼女王,头上戴着一小圈金色的皇冠,苍白如纸的面孔上点缀着如宝石一般的红色瞳孔,脖子上系着红色的披风蝴蝶结,像被血液染红的厚重披风下是白色的蕾丝裙,蕾丝裙上绣着金色的十字架图案.....

    舞池里人潮拥挤,化着各种神怪妆容的女人们衣衫单薄,卡座之间的走廊里,穿着xìnggǎn的小恶魔女服务生端着香槟酒送给一掷千金的豪客,这些小恶魔各个身材都堪比维密模特,头戴红色恶魔角,背着黑色的恶魔翅膀,黑色的皮抹胸和皮热裤,最令人兴奋的是网袜和跟在后面还会晃动的恶魔尾巴,尖端的红色小心心还在不断的闪烁。

    各色激光灯在大厅里旋转,大厅里荡漾着银靡的气息,每个卡座里都有纠缠在一起男女,正在肆无忌惮的做着一些在公众场合不该做的事情。

    唯独在二楼的一个包间里气氛并不那么热烈,三个人在环绕半圈的卡座里呈品字形各坐一方,三个人都没有叫女伴,尽管在吸血鬼城堡叫一个作陪的女人价格并不昂贵,但这三个戴着诡异面具的人只是对饮。

    其中居中而坐的略瘦的男子戴着的是日夲能剧中的一角仙人面具,他翘着二郎腿端着杯子坐在猩红的沙发中。

    坐在左侧沙发里的更高大壮实一点的,他挺着腰杆,坐姿非常端正,脸上则戴着高丽河回假面中屠夫面具。

    坐在右侧的略胖一些的男子,斜靠在沙发上,正摇晃着杯子,让冰块在酒液里旋转,微胖男子同样戴着河回假面,不过他戴的是贵族面具。(河回假面为高丽国宝,又叫屏山假面,是用杨树为材料制作的假面具,在河回别神假面舞表演中使用。)

    “两位这几天在蓬莱山过的怎么样?”戴着一角仙人面具的西园寺红丸用英语问道。

    戴着贵族面具的男子则同样用英语回答道:“这里很棒,花钱很容易,艹妹也很爽,是个神奇的地方!”

    戴着屠夫面具的男子放下杯子说道:“没想到黑死病这么厉害,居然还能在这种交通要道建立如此神奇的乐园.....”

    实际上三个人都会彼此国家的语言,但是都选择了用英语交谈,三个人的关系复杂,三个国家,又或者说两个国家的关系也很复杂,自然不可能做这种看似无关紧要的妥协。

    西园寺红丸笑了一声说道:“黑死病的影网承包了地下军火交易百分之八十的份额,全球最大的军火商就是五常了,其中米**火商占据了地下军火交易百分之三十六,你觉得他们会允许黑死病被毁灭吗?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黑死病的支持者就是米国和欧盟。”

    屠夫叹了一口气,看着坐在他对面戴着贵族面具的男子说道:“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不要说黑死病只是一个组织,我们这些国家又何尝能够摆脱被大国摆布的命运?”

    端起茶几上的杯子,一口将古典酒杯里琥珀色酒液喝干,重重的将玻璃杯砸在大理石茶几上,“最可恨的就是米国人.....”

    屠夫点头,语气深沉的说道:“我们虽然号称是他们的盟友,不过是他们随时可以交易的筹码,我想红丸应该和我一样清楚。”

    西园寺红丸说道:“想想真是绝望,原本以为成为天选者就能脱离xiànzhì,大家一切凭实力说话,然而现在才发现,我们已经逃脱不了控制,身在弱国,就没办法拥有顶级的技能,身在弱国就要成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但我们不能这样混下去,不能任人鱼肉.....我想这次做个更大一点的计划,而不只是弄点钱,然后嫁祸给长枪党....我们必须把眼光放长远一点,把局势搅浑.....”

    戴着贵族面具的男子问道:“把局势搅浑?那我们要干什么?”

    西园寺红丸悠然自得的将自己面前的空玻璃酒杯倒满,若无其事的低声说道:“烧掉蓬莱山,将黑死病的这个据点彻底的摧毁!”

    这句话如同惊雷一般,让左右两个人陡然立直了身体,像是被踩中了尾巴的猫。

    戴着贵族面具的男子说道:“这和想法实在太疯狂了!毁掉蓬莱山,我们就成了黑死病的大敌!”

    西园寺红丸端起杯子说道:“说的好像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不足够让黑死病弄死我们一样.....”

    戴着贵族面具的男子语塞。

    屠夫开口说道:“这个性质完全不一样了,不仅是黑死病为敌,几乎可以说是和全世界开战了,西园寺,你这是在发疯!”

    西园寺红丸仰头一口把杯子里的酒倒进嘴里,:“做大事总是很疯狂的,在这个世界上想要获得成功,神志太正常,是没有办法获得成功的!这是我们这种人的秘诀。”

    接着西园寺红丸站了起来,“东京已经开始跨年了,你们还有一个小时考虑,要不要退出!”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