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 第九十九章 战斗的理由
    脑袋像皮球一样从脖子上滚落,却并没有落到地面,一只手猛地伸出将其接住

    那是一人为城的手,明明失去了头颅,身体却像是独立的生物一样活动着。

    看到这种恐怖的场面饶是烈火也觉得头皮发麻,她顾不得上前补刀,而是向后跃开,拉开一定的距离保证安全。

    “看来公主近卫是种无法成为专业的暗杀者啊,鸣上烈火。”

    被无头身体双手捧住的头颅像是依旧连在原处一样,视线从手与身体的缝隙通过,泛白的眼珠盯着烈火,用阴森的嗓音说到。

    “如果是我们的话,不管遇到的情况多么难以理解都会将杀死目标放在第一位,至少也要再补上几刀。”

    一人为城就像给小孩玩的木偶一样,捧起脑袋然后用力往下一栽,就像拼接木偶一样,脑袋被暴力地接回了原位,唯一的变化就是脑袋的角度多转了一百八十度。

    “我们这次来并不是想要向你们宣战,而是奉了国王的命令来接回公主。”

    一人为城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扶助脑袋,然后‘咔擦’一声将脑袋扭正。

    做完这些,一人为城转过身,用真正的正面面对着烈火,微微鞠了一个躬。

    “你将公主保护的很好,辛苦你了,公主近卫,王对你的工作很满意,不过接下来交给我们就可以了。”

    说完,一人为城就再次转身,准备继续跨上正屋的废墟。

    咻!

    破风声直直向着自己的后脑袭来,一人为城只能遗憾地停下脚步,刚接好的脖颈再次折成个普通人绝对会死的角度,避开了袭向自己后脑的匕首。

    被一人为城避过的匕首失去了目标,狠狠地插进坍塌的石墙中。

    “你想去哪里?”

    烈火的声音再次在一人为城身后响起,就像鬼魅一样悄然无息但又无处不在。

    没去管折断的脖颈,一人为城飞快地转身,覆盖着钢鳞手甲的右手掌全力拍下。

    就在一人为城转身的时候,烈火已经事先预判了一人为城的动作,袖中的钢丝以比一人为城挥掌更加疾迅的速度缠上了一人为城的手肘。

    一人为城并不是正常人类,仅仅只是一掌劈下就能达到攻城锤一样的威力,大地龟裂,泥石翻飞,但原本的攻击目标——鸣上烈火却像一直机敏的猴子一样翻滚跳跃着远离,不单闪开了一人为城的掌击,就连翻飞的泥石和灰尘也没能沾上烈火的衣角。

    一人为城慢慢站直身体。

    “不愧是希瓦最强的三人之一,看来我们有点轻敌了。”

    说话的同时,他抬了抬用来攻击的的右手,那里只有一截空荡荡的断臂,从手肘关节起被利器截断。

    远处站定的烈火但手做了个扯的动作,被金属丝捆绑着的断臂就被连同金属丝一起收到手中。

    没有回答一人为城那句可有可无的称赞,烈火抬起了手里的断臂,断臂虽然毫无血色,却不像爱因斯坦形容的那样溃烂,而且还戴着一个看起来做工精良的手甲。

    ——是不是说明了这次使用的身体对一人为城来说比较特殊或者重要?这么想着,烈火将断臂向着自己身后抛开,然后专做漫不经心的说了句。

    “我还以为你只能使用那些腐烂发臭的尸体,看来也不尽然嘛。”

    这句话是想要从一人为城嘴里套出点话,不过因为烈火不太擅长这一套,所以稍微有点不怎么高明。

    一人为城并没有对烈火的话表现出明显的反应,他只是慢慢将失去了前臂的右手放下,然后用感受不到敌意的阴森嗓音回答到。

    “毕竟我们有着‘国王使者’这样一个名头,要是留下了‘发臭的国王使者’这种名头,那可就是万死难辞其咎了。啊,当然,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人数来凑够一万次的死。”

    因为是阴森的嗓音,就算开玩笑也只让烈火感到头皮发麻,而不是好笑。

    不知道是不是有自知之明,一人为城没有再继续他的阴森笑话,而是换了个话题,一个烈火无法回避的话题。

    “说到国王,我们想问问,公主近卫难道是打算背叛国王吗?”

    烈火早就知道会有人问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无法回避,烈火也不打算回避。

    “哼。”

    她用鼻息嗤笑,这个问题太过愚蠢,愚蠢得除了嗤笑以外完全想不到其他回答,就像在皮肤和血肉上搔痒,让她打从心底觉得想笑。

    “背叛国王?当然,从他杀了我的老师、我的爷爷那一刻起,鸣上烈火就不再效忠于李尔本王。”

    能够让手握重权的将军、希瓦最强的三人之一、历战的英雄悲屈的死在自己家中,这样的手段和能量,整个希瓦只有一个人拥有,那就是李尔本王。

    为了索菲亚,烈火不想去猜测,不想知道真相,但偏偏有人不识好歹的提起,那么就索性一次性讲个清楚吧。

    “鸣上阵九郎为了希瓦出生入死,对王家忠心耿耿,一心一意辅佐李尔本王,最终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不会向李尔本王复仇,但我会亲口问问那个王座上的混账,他对不对得起鸣上阵九郎,对不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发现自己太过激动的烈火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充满了决意的目光看着一人为城,一字一句的说到。

    “鸣上烈火不再效忠希瓦王室,我现在只是在为了挚友而战。”

    一人为城呆了一会,才用毫无感情毫无触动的声音做出了回答。

    “鸣上阵九郎是因为想要阻止这个国家的未来才被处决,但他也算是为了国家的未来而死,这是光荣的死,他会作为为国献身的英雄被载入历史。”

    这么说着,一人为城再一次鞠躬。

    “当然,你也一样。”

    对于这些脑子有病的献身主义愚忠笨蛋,烈火已经提不起对话的兴趣了,她身上亮起魔纹的光芒,一甩右手,握住滑出衣袖的匕首,微微下蹲蓄力,准备再一次取下一人为城的头颅。

    这一次她一定会像一人为城说的那样在这个脑子有病的献身主义愚忠笨蛋全身的要害多补上几刀。

    脚下猛然发力,在自身力量和魔纹的加持下,烈火就像疾风,只有匕首的金属光泽在黑夜中划出一道银色的闪电。

    一人为城就像被吓呆一样站在原地,没有躲闪,或者说即使躲闪也不可能比擅长速度和技巧的烈火更快,但并不是说他打算用肉体承受烈火势如闪电的一击。

    只见一人为城身体不动地打了个响指,紧接着烈火就感到双脚脚腕处传来一股拉力。

    在急速的移动中被绊住双脚会发生什么?这种问题无论问谁都会得到相似的答案。

    烈火摔倒了,而且不是普通人那种顶多磕破脑袋的摔倒,原本用来攻击和移动的力量和速度此刻悉数成为了挂在她脖子上的催命符,只要没有终结者那种程度的处理能力就会丢掉性命。

    烈火终归是烈火,千钧一发之际,她将腰间的钢索射向一旁的树木作为第一道措施,但这还不够,于是她在翻到时用左手强行推向地面,卸去大部分力度。

    即使有魔纹的加持,这样强硬的使用方式还是让烈火的左手不堪重负,超负荷的骨头传来了不太妙的断裂音,肌肉也像是被活生生撕断一样火辣辣的痛,但至少没让最坏的事态发生。

    烈火翻倒在地上,就像一颗擦着地面飞行的炮弹,撞碎了地面,掀飞泥土,就连被用来当做安全带的大树也被拉翻在地,最后撞到正屋的废墟上。

    ps:求推荐票!!

    .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