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 第四百二十四章 神灵?
    “这里还是刚才的墓穴里面吗?”

    拉麦很奇怪,既然尼古拉都说‘和传送魔法有点不同’,那么本质上应该就是差不多的东西吧?就算等雾气散开后发现自己站在雪山顶上拉麦也不会大惊小怪。

    露希娅就比拉麦大胆多了,她根本没考虑那么多,直接找了个方向迈出步子,拉麦再想组织也已经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露希娅在这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的空间里胡作非为。

    在露希娅第一步刚落下的瞬间,一阵风吹散了周围的雾气,让景色呈现到了两人眼前。

    如同童话王国陶森特一样色调的森林展现在两人的眼前。

    “什么啊……不就是墓穴外面的森林嘛。”

    老实说,如果被传送到不知名的遥远地方会让拉麦觉得害怕,可被传到没多远的地方又让她觉得失望。

    “说是传送魔法,我还以为会被传到什么更可怕的地方,没想到就是附近啊。”

    这种饭后散步一样的路程也太过大材小用了,连拉麦都替传送魔法觉得不值。

    发现情况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糟糕,拉麦稍微有点跳脱,所以她没有能够看到露希娅皱起的眉头。

    “真奇怪。”

    眼前的景象,耳边的声音,呼吸着的空气,包括整个空间都让露希娅有一种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既视感一样说不清道不明却让人没法释怀。

    好在露希娅并非一个人,藏在她影子里的赫卡忒虽然性格和心智都稍微有点那啥,实力和感知却要比爱因斯坦都强大的多。

    “妈咪!”

    一双巨爪突然从影子中伸出,将露希娅和拉麦严实地罩住,紧接着就是‘咔擦’两声,化为金属的树枝刺在赫卡忒的爪子上应声而断。

    “怎么回事?!”

    拉麦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断裂的树枝,那棵树在树干部分都还是普通的木质,可树枝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强行改变一样变成了金属,这就像是奇怪的错觉画像一样让人匪夷所思。

    “哎呀呀,尽然能够挡下来吗?之前还以为只是普通的人类,现在看来并不是呢。”

    和轻浮嗓音一起出现在天空上的是一个有着白色长发的轻浮男人,男人身穿白色的西装,衣襟大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宽领衬衣,以及大片没什么肌肉的白皙胸膛。

    男人装模作样地鞠了一躬,露出一种‘我很阳光我很迷人’的微笑,说真的露希娅完全不明白这人道理是怎么在微笑里摆进这么多内容的。

    “欢迎来到来到神灵的世界,我是掌管这个世界的神灵,泽尔。”

    在偷袭不成后就摆出这种作态,这个自称神灵的家伙也真是够……恶心的。

    意想不到的说法让拉麦混乱了起来。

    “神——什……哈啊?!”

    老实说,在见识过了‘穿越异世界’,‘异能’,‘魔法’,‘恶魔’和‘怪物’这些东西之后,拉麦依旧对‘神灵’产生不了实感,也许是因为她来自一个不相信神灵的国家吧,这种想法虽然不能说是根深蒂固,可也影响着她的习惯。

    所以拉麦在听到眼前这男人自称‘神灵’的时候,感到的并不是畏惧或者吃惊,而是‘你在逗我玩呢?’之类的想法。

    “噗~。”

    露希娅没能憋住,笑了出来。

    “你可真有趣。”

    听到笑声看向露希娅的泽尔的眼神从不屑变为闪亮只花了一秒,变得情意绵绵,就像之前二话不说就偷袭的不是他一样。

    “哦哦,多么美丽的少女啊,真是命中注定沐浴在神光下的美丽!”

    事实证明露希娅的美貌就连神灵也会着迷。

    夸张地张开双手,泽尔慢慢飘了过来,那做作的言行让拉麦想起了探索马肯托尼亚之前遇到的年轻贵族,但那个贵族却比这个自称神的家伙有风度的多,至少眼里没那么恶心的光亮。

    不等泽尔靠过来,露希娅就指着泽尔身上的穿着嘲笑了起来。

    “那设计,就和炫舞团、穿越火线之类一个等级呢,好蠢~。”

    在露希娅的心里,企鹅自产的游戏就是‘没品位’和‘不入流’的代言词。当然,这终归只是个人喜好问题。

    泽尔僵在了原地,就算他不知道炫舞团和穿越火线是什么意思,却知道‘蠢’是什么意思。

    高高在上的自尊心被人毫不留情地踩在脚下带来的伤害是非常可观的,就算是神灵也没法免疫,泽尔闪着恶心光亮的眼神瞬间被恼羞成怒所取代。

    “给我闭嘴!凡人!!”

    随着泽尔的怒吼,四周的树林立刻变成了狰狞的怪枝,就连周围的景色都变成了阴风阵阵的诡异荒野。

    这让拉麦想起来,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家伙不论是不是人都是曾经发动偷袭的敌人,这是毋庸置疑的。

    然而露希娅一点也不为这些所动,她拍着赫卡忒的爪子,引得赫卡忒和她一起笑了起来。

    “而且,那身衣服怎么回事?那穿法好恶心,白色配粉红色?就连最便宜的牛郎都不会这么穿啦,长得不好不是你的错,穿衣服都要恶心人就是你不好了。”

    这一次,泽尔整张脸都黑了,他也不再说什么,而是挥了挥手,周围的树木就像是之前那样变成了金属质的长枪,狠狠地刺向了露希娅。

    赫卡忒的翅膀一摆,很轻易就将这些金属的长枪打断。

    看到长枪被打断,泽尔眼珠一转,只是轻哼一声,却没有再做什么,他慢慢降到地面上,重新打量起露希娅和拉麦。

    “不过真让我意外,被送到这里来的竟然会是你们这样的女孩子。”

    泽尔似乎暂时没有再次攻击的意图,拉麦也就正好问出自己的问题,即使对方是敌人,她暂时也不能表现出太坚决的敌对意图,这不是胆大胆小的问题,而是……她连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和露希娅不同,拉麦考虑的更多点,比如说在三人都不会魔法的情况下要怎么返回之前的地方。

    “这里是哪了?”

    在拉麦想来,泽尔不回答的可能性非常高,毕竟是敌人,而且对方浑身上下透露着一样卑鄙小人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