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 第四百九十九章 仪式中
    所谓的难点并不在于‘美少女’的方面,而是在于‘符合露希娅的喜好’这一点。

    到底什么样才是符合露希娅喜好的呢?这个概念太过模糊,梅菲斯特完全没有头绪,说到底审美观这东西就算是本人都不一定能阐述得清楚,外人更不可能明白吧?

    梅菲斯特看着露希娅,想要从露希娅脸上看出她到底是认真的,还是说在用这种事情试探自己。

    不过,就算梅菲斯特有着非同寻常的狡猾,也没能从露希娅脸上看出什么。

    ——果然不愧是最古之神吗,就连这种细节都做得滴水不漏呢。明白了这一点,奉行实用主义的梅菲斯特立刻就做出了取舍,他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既然作出了约定,无论如何我都会实现您的要求。”

    当然,梅菲斯特也没有忘记自己原本的目的。

    “希望当我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后,您也能兑现今天的诺言。”

    露希娅不甚在意地挥了挥手。

    “知道了啦,我不会忘记的。”

    因为露希娅的语气太过随意,梅菲斯特甚至怀疑这个装出人形的怪物会不会转过头就把这件事忘到脑后。

    ——应该不会。梅菲斯特的想法还是挺乐观积极的,在他想来对方好歹也是最古老的神,该有的操守和信用还是很可靠的……大概。

    无论如何,已经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即使对于这件事开始觉得不妥当,梅菲斯特也只能往前走了。

    又闲聊了一阵,到了告别的时候两人又变得更加熟络了点,至少在梅菲斯特在熟悉了露希娅的说话方式后,能够更好地被和露希娅交谈了。

    看着梅菲斯特消失在眼前,露希娅开始思考自己要怎么和爱因斯坦说这件事情,这个魔王可是比她想象中还要有趣呢。

    被露希娅念叨的爱因斯坦依旧还在仪式中。

    此时谒见大殿中站了许多人,除了迈特-豪森和伊戈尔,还有其他一些这个国家中有权有势的重臣和贵族,比如肥猪伯爵和汉考克-金,他们远远地看着意识进行。

    说是进行,不过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所有的过场,只剩下最后的一个步骤没有进行,那就是由身为一国之主的国王授予其披风以及长剑。

    这原本是册封骑士使用到的仪式,而赫贝里斯最初的国王也是以骑士为基础建立的国家,于是便将这套仪式直接套用到了贵族的册封上,这不单是为了纪念,也是为了让继承者们明白国家的根本是什么。

    现在的赫贝里斯没有国王,于是便由即将加冕的公主来代行国王的职责。原本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实际操作下来却让人觉得诡异无比。

    作为仪式主角的爱因斯坦和夏洛特两人,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虽然是在笑,却让人感受不到一点点的严肃,那事不关己般的态度甚至会让人错以为现在只不过是悠闲的茶话会。

    很快,到了最后的步骤,爱因斯坦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大殿中,等待着公主发话。

    夏洛特的目光在众人身上划过,将所有人的表情确认完毕后她才发问。

    “如此一来,爱因斯坦-利维坦便会成为新生的贵族,谁有异议?”

    这是个过场,并不是真的询问,只是要制造出这样的氛围来。

    然而,

    “倒也算不上异议。”

    一个本不该出现的声音出现了。

    是作为见证人的伊戈尔。没人知道这个国王派的老将军想要干什么,不过能肯定他在这种时候横生枝节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伊戈尔站了出来,他向夏洛特行了一礼。

    “我认为在完成仪式之前有必要好好教一教我们这位新公爵一些规矩方面的东西。”

    也就是说伊戈尔想要给爱因斯坦一个下马威。

    “利维坦卿之前一直都是以平民的身份生活的吧?我不在乎你在作为平民时是多么放肆,但既然成了贵族,当然也就要遵守贵族的规矩。”

    伊戈尔说得看似很有道理,可贵族们却大多保持着‘这家伙脑子没病吧’的想法,其中尤其是肥猪伯爵,简直想要从这个大殿中逃跑。

    爱因斯坦的爵位并没有刻意隐瞒,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一起交易,而交易的内容虽然没有公开,可是大多数人都能猜到一点。

    也就是说,单从交易的角度来看,伊戈尔现在的做法基本可以看做是在单方面撕毁契约。先不说这样的行为怎么样,对于贵族和权臣来说,在此之前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能够以公爵爵位作为筹码来交易的,绝对不会是身为公爵的伊戈尔,只会是赫贝里斯的国王,那么,伊戈尔对这个交易做出质疑,是否意味着这个老将军在王权动荡的现在终于露出了藏匿已久的獠牙?

    伊戈尔的所作所为牵扯过于巨大,反而让在场的贵族和权臣沉默了下来,继续观望。

    而伊戈尔显然错将这异样的沉默当成了默认,于是他的底气也更足了,他不客气地看向爱因斯坦,嘴里说着。

    “这并不是想要故意找你麻烦,而是为了你好,毕竟成为了贵族之后很多事情都会和以前不同。”

    说着这话的伊戈尔很得意,他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轻蔑,对于爱因斯坦的轻蔑——无论你有怎样强大的力量都无法完全超脱于规矩,面对智障这规矩的人就只有选择臣服;对于其他贵族的轻蔑——自己是国王派的领袖,是当下权力最大的两个大贵族之一,无论是全力还是资历都无热能及,没人能够超越这样的自己。

    夏洛特饶有兴致地看着伊戈尔,有点好笑。这个想在自视甚高的老人原本就不是很擅长这类权谋游戏的人物,之所以能站在国王派的顶点都是因为功绩以及赫贝里斯老王需要一个能在国王派中牵头的人物。

    可是从现在来看,这个老贵族看来是误会了什么,在失去了制约之后,他心中某些本该被抑制着的东西开始肆无忌惮地膨胀了,就像是在斜坡上越滚越大的雪球。